文章13
标签1
分类3

10.30 - 晚安故事

传说,青丘的狐狸只要认定了他相伴一生的伴侣,便会在她身上留下特殊的印记。

坊间传言,燕都侯爷门下的三小姐菀娘乃中原第一绝色,只可惜幼时生了一场重病,成了痴呆。

“生得这般好皮囊,可惜是个痴呆。”看到她的人总是这样惋惜道。

一晃,菀娘便到了适婚年龄,侯爷贴告示重金招婿。

发髻上插着一撮狐狸毛的白衣少年看着画中人鼻尖的红痣,弯了弯嘴角道:“找到你了。”

这天,菀娘站在自家宅子门口,跳着想摘树上的蜜柑。

“嗨!”

菀娘被突然出现的白衣少年惊到,脑海里忽然浮现平日父亲的告诫,立刻悬起了心:“你...你是谁!”

“青丘桃林的夜黎是也,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。”少年简要说明来意。
他挑了挑剑眉,继而补充道:“我可以教你仙术,学会了可以变好多好多的蜜柑。”

菀娘有点心动地望望树上的蜜柑又望望眼前的男子,双手绞着裙带。
“你...你是仙人?”

“确切地说,我是狐妖。小时顽皮,游荡人间中了猎人的圈套,晕倒在路旁,幸得姑娘搭救。诺,现在来报恩。”

菀娘根本不记得自己曾救过一只狐狸,但,既然对方称自己是他的救命恩人,菀娘突然不害怕了,腰杆也挺直了,问道,“那...那蜜柑甜吗?”

夜黎噗嗤一声笑出声,“甜甜甜,比给皇帝老儿进贡的还甜。”

“那你先变个给我尝尝。”

夜黎一边心里暗笑,“谁说这姑娘傻了,我看她可精着呢!”一边颔首应道,“好好好,这就变给你。”

只见夜黎单手一挥,手里便多了颗橘子。递给菀娘。

“不甜!”

夜黎不信,抢过一瓣尝了尝,“哪里不甜了?甜得都快掉牙了!”

“我说不甜,那便是不甜!”菀娘叉着腰,满脸涨得通红。

“我狐狸洞口种的蜜柑可甜了,世间第一甜,一般人我不告诉她。你随我去,我摘给你尝。”

菀娘皱着眉头,攥着衣角委屈巴巴地说道:“爹爹说不嫁人是不会让我踏出府门一步的...”

夜黎朝她伸出一只手:“如果你不嫌狐狸洞简陋,我便娶你为妻,带你去看这万千世界。”

一听要去看万千世界,菀娘乐呵呵地笑了:“拉勾上吊,一百年不许变!”

“好,拉勾上吊,一百年不许变。”夜黎满意地点点头,心里美滋滋地想着,“媳妇妇太容易拐走了,以后得看紧点才行。”

世人皆说山上的狐妖幻化人形,下山掳走了侯爷家的三小姐,殊不知是这位三小姐自愿跟人家跑了。

闹市街头,一少女紧牵着白衣男子的袖口。

“相公!快看那手帕,绣得真好看!”

“燕都菀娘更胜一筹。”

“相公,你看这美酒,晶莹剔透,一定可口得很。”

“唔,还属菀娘酿的最好。”

“相公,你看那位舞姬,舞的可真美!”

“不及我家菀娘一分。”

少女停下脚步,站到男子面前羞赧地说道,“相公,你老拿菀娘说笑。”
男子摸摸少女的头,柔声笑着说,“不夸我这媳妇儿,待会儿又得生闷气了。”

少女顿时两颊泛红。

看着自家媳妇儿害羞的小模样,男子心下越发愉悦了,牵起媳妇儿的手,说道:“走!回家!相公昨日又去大邑山给你扛了两棵橘子树回来,保证甜!”

0 评论